故事經過改編,請勿對號入座,沒有刻意指向任何修行團體,只想提醒大家如何更去清晰的觀察自己的修行老師和團體。自己看自己就好,無需猜測他人。

病人:在禪修之後,越來越恐慌,越後面越嚴重尤其這十年。我家人過去二十幾年大概投入數千萬元在師父那裡,也投入了大半的時間,一直在幫師父工作。前幾年我被陷害,現在沒去了,我感覺是被制約了,跳不出來。我不知道我現在的恐慌是不是和這個有關?

許瑞云醫師:妳充滿害怕的能量,禪修雖然很好,但得要跟對老師和用對方法。有些老師會強調可以急速的幫人開悟或者有特殊能力神通等,有些還為自己塑像,讓信徒膜拜,所以吸引很多人追隨。其實修行是無法急速的,想要急速成就的心念或者用神通來吸引群眾的信服,這些本身就是問題了。所以老師或團體不對,就容易出問題。

我們一起跟妳的師父說:謝謝我們曾有過的緣分,也謝謝你曾經帶給我的教導和體驗,也謝謝我有緣分藉由被誤解而脫離團體,我現在剪斷我們之間的連結和我跟團體的連結,我讓你們離開。我把你應該負的責任還給你,我也會負起我自己應負的責任,我會找到適合我自己的老師,請你祝福我。

病人:感覺比較好一點,比較沒有恐慌了,我覺得我的身體應該跟心有關,我一直找不到原因。這20幾年來我被強烈教育,我又是團體的核心幹部。我很害怕離開會被懲罰或被咀咒!

醫師:身體當然和心有關。一切都是生命的體驗和緣分,沒有對錯好壞,但是有些團體用的方法很容易把個人的力量拿走,讓大家盲目的去崇拜一位團體的領導者。 其實我們跟任何的老師是一樣有力量的,是一模一樣,眾生的本質本來就是平等的,並沒有誰比誰更厲害或更怎麼樣,只是因緣不同所展現的外在也會有所不同罷了。

我們就像身體裡不同的細胞,都具有同樣的DNA(潛能),但是因為因緣不同,所呈現的功能就會不同。例如:肺細胞、皮膚表皮細胞、腸胃細胞神經細胞等等各有所不同的長相和職責,但是都是人體的一部份,都是平平等等的,缺一不可,其實並沒有哪個細胞比較厲害或重要,大家都是身體的一部份。

但是有些團體的老師會擁有太大的力量,其它人都是被他操控的棋子罷了,所以妳有因緣來學習這個課題,以後妳自然會知道什麼樣的團體不該進入,什麼樣團體會讓我們失去力量。

病人:可是我很恐懼一件事,他們說退轉或離開團體我就會怎麼樣怎麼樣的。

醫師:這是很典型的,為什麼這個團體會被人批判,就是因為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在操控人心,妳在心裡要為以前因為相信這些話,而對其它成員說過類似的恐嚇,跟他們懺悔說「對不起,我曾經嚇過你們」。

病人:你怎麼知道我嚇過很多人

醫師:直覺吧!就是知道。(幫病人調整能量),帶著病人說:雖然曾經因為無知曾犯下很多的錯,但是我願意懺悔我願意改過,願意去協助更多的人得到他們生命的自在快樂,生命本來就是自在快樂的,沒有人可以操控、操弄我們,所以我願意尊重所有的生命,包括我自己,尊重我自己的學習,尊重我自己的成長,謝謝這個過程帶給我的經驗、體驗和學習,讓我的生命可以真正走向圓滿。

病人:胸口還是重重悶悶的

醫師:因為還有一個重要的能量還沒處理完。請跟著我對曾被妳傷害過和嚇過的人說:真的很抱歉,因為我的無知造成你們的傷害,真的很抱歉,我會負起我應該負的責任,謝謝你們的原諒,我也願意原諒那些曾傷害我的人,我們都是被自己的信念框架綁住而己,我現在願意脫離我的框架教條,也祝福你們能夠脫離你們的框架和教條。現在胸口覺得如何呢?

病人:輕鬆多了,許醫師你剛都知道耶!所以我的恐懼是來自修行

醫師:妳的恐懼有幾個源頭,不過處理了就沒事了,很多時候我們進入一個不對的團體,從中會得到應有的成長,相對的我們可以用這樣的經驗去協肋更多的人,走向生命的寬廣處。

病人:我一直很想修行,但遇到這些事,真的很痛苦很煎熬

醫師:但是妳現在成長了,修行就是讓自己的生命越來越自在、越來越開闊,知道我們的內在都是神性佛性,沒有人比我們高也沒有人比我們低,慢慢妳會越來越了解。非正派的團體會強調大家的不對等性,有一個人高高的被大家捧起來崇拜和神格化,大顯所謂的神通力和甚至鼓勵跟隨者去傳播眾多有關他如何厲害的事蹟,用眾口鑠金的方式洗腦,其它人就像大小囉嘍一樣,有階級性的。

病人:我們這裡就是這樣。

醫師:而且這樣的老師深知人性的弱點是比較急功近利,所以一進來就強調跟著他就會讓你快速開悟、會讓你身體變健康、有病去病等等,只有他的方法才是對的、才是好的,所以他會吸引到很多想要求快求好的人。其實修行就是得要去掉貪念,想要求快求好都是在培養更多的貪念,跟修行是背道而馳的。
如果以後妳可以跟他人分享這些過去的錯誤經歷,那這些過程會變成為妳的助緣,而不是絆腳石。妳可以分享:「我也曾經這樣迷惑過,我知道怎麼走出來」。

病人:對,貪念很重,貪功德,貪迅速開悟成就。

醫師:對所以你才會進去這樣的團體,心念共振,就振到那麼一大群,不共振就不會進去。

病人:我身體是比較敏感的,打坐又有體會,會讓我們更進去、更相信,一直到十幾年前師父對我做了一件事,師父在某一年吻了我,又抱又親,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後就漸行漸遠。但是因為內化制約的太深,又怕走掉的恐懼感。所以我身體的大小毛病跟這個有關?

醫師:是啊,妳剛進來時的能量超緊張、超害怕、超恐懼的,現在好很多了。跟師父說「我把你行為問題還給你,我還是擁有清白和美麗,這是我心的本質,不會因為你的錯誤行為而改變」。

病人:我會感受到他的強大力量耶。

醫師:其實那是妳自己的力量,我們對外界的感受是來自內心的投射。而且他不只有對妳這樣做,只是大家不相信,覺得那些受害者都是騙人和故意污衊的。

─────────────────────────
病人後續回覆:
目前身體好多了,尤其是前陣子把所有跟老師有關的結緣品、書籍等都退了之後,人就更清爽了,而且,現在遇到的人跟以前都不一樣......真的是很感恩許醫師。

取自哈佛醫生 許瑞云

更多文章請見 

我是否跟錯人了? 慎選修行的老師!~許瑞云

創作者介紹

超人學堂 Super Happy People School 超級幸福人

露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